草莓视频♥污

0 Comments

早上十点钟,天气就有些闷热起来,林青交待保姆要在家里看好橙橙后,这才让司机送她跟沈玉荷到早已预约好的医院去。

接到电话的医生,带领一帮助理,在大门口等候。

一见到沈玉荷的身影,小护士还特意走过去,搀扶着坐在医院准备的轮椅上。

“老夫人,最近感觉怎么样?”坐在科室内的椅子上,沈玉荷正接受着常规检查。

“还好,就是走路不够利索。”沈玉荷伸手敲了敲小腿,尤其是更加严重起来。

“恩,好。”中年医生声音醇厚,语调中稳,原本枯燥无味的常规检查问答,在他的嘴里说出来,反而没有那么闷。

沈玉荷倒也乐于去配合,等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,已经是中午。

“妈,你要不要躺一下?”见沈玉荷坐了那么长时间,林青暗想,脚该因血液流动不顺畅,而有些发麻了。

“不用,坐坐也好,倒是让你受罪了。”沈玉荷现在对林青,可是不管怎么看都好,算是喜欢到骨子里去。

一旁的小护士见到她们婆媳关系如此融洽,都忍不住把羡慕的神情,给表露出来。

等医生开完外敷药,跟简单交待几句后,一行人便起身离去。

座驾刚看到自家门口,林青就瞅见一抹娇小身影,踮起脚尖,在陪橙橙玩!

长发气质美女森系写真恬静优雅

林青的心突然疙瘩一下,连忙叫司机把车速开快点。

车子刚在庭院门口停稳,林青就急忙推开车门下车,“许苑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林青的语气一点都不客气,要知道,上次也是因为许苑来家里,才让橙橙中了许黎心投下的毒。

“我们这里不欢迎你。”原本司机按照林青的吩咐,把沈玉荷扶进屋里去,但是沈玉荷却挣脱开来,瞧着许苑看的神情,隐隐可以看到怒气。

许苑把小脑袋垂的低低,握着橙橙的肩膀,稍微松开。

而正玩的起乐的橙橙,似乎也意识到大人间流淌的气氛不是很对劲,他连忙蹬着小脚丫,收敛起脸上的笑容,走到林青面前。

橙橙紧盯着草地,乖乖认错。“妈咪,对不起,橙橙调皮了。”

见宝贝乖孙吓到了,这下可急坏沈玉荷,要知道在她的心里,橙橙可以说是跟慕离一样,在自己的内心,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。

“把小少爷带回屋里。”不过碍于在许苑的面前,沈玉荷并没有表现出柔和的一面,佯装生气的狠狠瞪一眼,办事不利的保姆。

小保姆意识到自己的自作聪明,吓到脸色惨白一片,一刻都不敢多想,连忙哄着橙橙入了屋。

“我只是想要来家里,跟你们认个错,然后见橙橙在院子里玩,就……”许苑微咬下唇瓣,她说的一点都不是谎言。

不过在林青的眼里,她的话,草莓视频♥污再也没有半句真。

“好了,我们不需要你的道歉,而且也没有什么好道歉。”沈玉荷率先开了口,语气照样有着咄咄逼人的架势。

林青暗想,果然姜还是老的辣。

“伯母,我替我妈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许苑嘴里所指的妈,自然知道说的是许黎心。

“呵呵,认贼作母,许苑,你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我所认识的善良女孩了。”林青一语戳穿,一直以来,介于旧友谊,对于许苑,林青内心深处多多少少有些忍让。

但是这段时间以来,许苑对待亲生母亲的做法,让林青深感寒心。

“对不起。”许苑吸了吸鼻翼,郑重的说出三个字眼后,看了眼林青跟沈玉荷后,才转身离去。

“唉,这半辈子,算是毁了。”待许苑走远后,沈玉荷才沉沉的讲了一句话。

林青看了一眼沈玉荷,但是从对方的脸上,却再也看不出任何神情,就好像刚刚的话,并非出自沈玉荷的口一样。

回到卧室后,林青搁在口袋里的手机,就发出声响。

划开屏幕,一眼就看到慕离在空闲时间发过来的短信。

“老婆,想你。”

看着上面的几个黑字,林青的眼神黯淡不少。

“恩。”过了好一会,才在手机屏幕上,敲下一个字眼。

不过慕离也没有深究,反而是发了个亲亲笑脸过来。

林青顿了顿身子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两人的感情就算是触礁,有些流淌中间的暖暖情意,还是不自觉的打消她心头的异样感。

“好了,我要忙。”林青抽回飘远的思绪,发了一条讯息后,便收起手机。

然后离开卧室,走进书房内,看着慕离个人用品,林青的心突然有些疼痛起来。

原本想要亲自去问他,孩子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她却又胆怯的害怕知道结果。

现在的她,跟以前那个无所畏惧的她,简直就是判若两人,也或许是因为太过于在乎对方了吧。

对于慕离的感情,林青从来都没有抗拒去承认过。

……

许苑走在路上,眼神有些恍惚,小脸上,一点血色都没有。

“上车。”一辆黑色座驾,猛然在她身边停稳,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。

许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,她看了眼距离自己大概有一千米距离的慕家巡逻士兵,许苑想都没有想,就拼了命的往上跑。

但是她忘记的是,用脚跑步,跟人家开车,两个相对起来,自己简直就是微不足道。

“臭娘们。”开着车的单荣满嘴脏话,一个打横急转弯,堵在许苑的面前。

许苑吓到全身哆嗦,“我,我不是有意要逃走。”

见前面的士兵,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。

别无选择的许苑,只能慢慢往后倒退,但双脚压根不听使唤,走路都走不稳。

“不是有意?那就是故意咯。”全身黑的单荣,就跟来自地狱的魔鬼一样,满脸狰狞,现在的他简智就是一点人性都没有。

眼见对方就要靠近自己,许苑突然捂住脸,失声尖叫。

在闭上眼睛,等待死刑的时候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身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等许苑回过神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另外一辆座驾上。

她侧过脸,发现开车的人,竟然是罗征!

要知道罗征在许苑的心里头,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许苑用足力气,想要用力撞开车门,但是最后才发现,一切都是徒劳。

“撞吧,撞坏了车子,还可以去修,不过把人给撞坏了,可没有赔偿。”罗征定睛瞥了她一眼,脸上还噙着浅浅笑意!

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现在的许苑,简直就是惊弓之鸟,稍微有点动静,她全身的鸡皮疙瘩就凸显出来,而牙齿也跟着打架。

“他,对你,做了什么?”看着许苑毫无血色的小脸,罗征微微拧紧眉头。

“用不着你的怜悯。”

“怜悯?呵呵,你还不值得。”

“最好。”

许苑把罗征拒之千里,一点都不让对方靠近自己的内心。

“单荣果然不是什么好人,他,没有伤你吧?”罗征问的风轻云淡,但是语气中,倒是混杂了一丝淡淡关心。

“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许苑别过脸去,知道自己这是逃了虎口落了狼口,所以到最后,她也就放弃了挣扎。

“记得,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,没有其他人是对你真心实意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这是我第二次救你。”罗征说话的时候,还不往抬眼看了她一眼。

许苑的脸上没有过多的神情,现在的她,恐怕已经木然。

“说吧,要我还什么回去。”

“好好休息,就是对我最大的反馈。”

“……”

对于那日罗征是怎么救了许苑,他只是简单的说恰好路过,然后开车撞了单荣,说不准单荣现在还呆在医院里包扎。

这样的说辞,一看就知道有很多漏洞,但是许苑也没有急着去揭穿他。

在罗征的安排下,许苑搬进了海边别墅。

两层小洋楼,只有一个佣人,帮忙收拾屋子。

许苑倒也乐的清静,罗征也很少会过来,对于她的日常生活,也没有过多的去干涉。

对于这点,许苑倒是从心底去感激他。

“太太,你要的茶。”中年女子,一身仆人装,一看就知道很老练。

许苑蹙了蹙眉头,“小姐。”

“小姐,你要的茶。”

许苑才刚纠正,中年女仆就及时纠正自己的口误。

许苑暗暗在心底想,看来罗征找的人,并不是简单人物,

“对了,罗先生有打电话过来?”许苑端起茶杯,放在嘴边,在女仆的注视下,并没有把茶水给喝到肚子里去。

“没有。”女仆想都没有想,就直接回应。

许苑瞥了她一眼,也没有多说什么,把身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惬意的翻阅着手中杂志。

“小姐,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先下去了。”女仆站在原地,也尴尬的要命,便提了提柔和嗓子。

“恩。”

等对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后,许苑啪的一声,把手头的杂志给晾到一边去,不再多看一眼。

一缕潜逃进屋内的阳光,恰好点缀在许苑白皙无暇的脸颊上,而她的嘴角正勾起一丝冷冷弧度,让人毛骨悚然。